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 > 新闻宣传 > 媒体视点
中国税务报:澳大利亚:税务数字化瞄准纳税人新需求
发布时间:2018年06月12日    
【字体:    】  打印本页

何振华 易岚 于帅 罗振策

近日,在悉尼新南威尔士大学举办的两年一届的国际税务管理大会上,澳大利亚税务局(ATO)副局长尼尔·奥尔森发表了主题演讲,他分析了数字化时代给税务部门带来的机遇,介绍了数字化时代ATO推出的四大信息系统,分享了ATO在数字化进程中收获的经验教训。

数字化时代带来了机遇

奥尔森认为,数字化时代为ATO带来了四大机遇,分别是:

更及时地评估税制运行状况。税务部门既是税款的征收者,也是税制的捍卫者,这一特殊的地位决定其必须密切关注税制的运行。目前,ATO利用数字化工具主要从三方面开评估税制运行状况:一是税制与澳大利亚现实环境的契合度,二是税制与税务部门的征管能力的匹配度,三是澳大利亚国民对税制的信任度。

更准确地洞悉纳税人、缴费人和税务中介的行为。近年来,ATO利用数字化工具第一次评估了澳大利亚的税收流失状况,即税款的实际征收数和理论预计数之间的差距。目前已经公布了企业所得税(大企业)、货物和劳务税、燃油消费税、个人所得税(代扣代缴)、葡萄酒平衡税、养老保险金的流失估算情况。通过开展税收流失研究和调查项目,ATO能更准确地洞悉纳税人、缴费人和税务中介的行为以及影响税收流失的因素。

更精准地满足利益相关方的需求。在数字化时代,ATO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专注于使用数字化方式来提升纳税人、缴费人、税务中介等利益相关方满意度,使其更易于履行义务。同时通过利用数字化手段对征管流程进行再造,提升服务水平和执法水平。

更全面地追踪纳税人的交易记录。在数字世界中,交易总是有记录的,而记录也是更易传播的。从数据泄露(如巴拿马文件和天堂文件)到更为规范的信息交换(如国别报告和通用报告准则),隐藏信息变得越来越难,而这有利于税收工作的开展。

推出数字化服务系统

2014年以来,ATO以客户需求为中心,力推四大数字化服务系统,深受纳税人、缴费人、税务中介的欢迎。

个人所得税自助报税系统(MyTax)。MyTax是澳大利亚税务局网站上供个人纳税人24小时免费使用的自助报税系统。该系统于2014年上线,它可以通过登录澳大利亚政府网站myGov进行连线操作,也可以通过智能手机、平板电脑等设备进行操作。2017年,超过350万的个人纳税人通过MyTax来提交年度纳税申报表。除了可以网上申报外,MyTax系统还有三大便利功能:一是预填申报表功能。雇主、银行和相关政府部门需先行将相关数据传递到MyTax系统,MyTax会根据这些数据结合纳税人实际情况预填部分信息,以帮助纳税人正确申报。在2017年,MyTax系统收到了约8000万条信息。二是风险预警功能。MyTax实现了实时信息传递的数据分析,通过使用“最临近法分析”工具比较经济状况类似情况下他人申报的数额,来预报异常申报。2017年,17万户纳税人根据风险提示对扣除项目进行了调整。三是退税提速功能。2017年,超过660万笔(约85%)的退税申请在7日内到账。而在2014年,没有1笔退税款可以在7天内到账。

一站式养老金信息系统(SuperStream)。ATO除征收税款外,还负责养老金征收。在澳大利亚,养老金征收涉及多个部门,其他部门的信息化程度远远落后于税务部门。因此在2010年之前,很多人认为ATO不可能开发出养老金征收信息系统。ATO着力于制定标准格式,使交易的处理现代化,改善利益相关方使用系统的体验,开发出了SuperStream,实现了雇主、养老金基金、服务提供商、税务部门以及相关政府部门信息系统的无缝对接,进而提高了利益相关方对养老金体系的整体信心。SuperStream已经成为澳大利亚养老金体系中资金和信息流通的主要方式,2017年比2010年支票缴费数量下降了87%,向账户分配资金所需时间也大为缩减,参保人员可以尽早获得投资回报。

供税务中介机构使用的申报服务平台(PLS)。自2015年以来,ATO逐步采用新的税务中介从业者申报服务平台(PLS)取代旧的电子申报服务(ELS)平台。在即将到来的2018税收年度,税务中介机构将通过PLS平台进行所有的所得税申报。当税务中介完成他们客户的申报时,也可以使用MyTax中的“最临近法分析”工具进行风险排查。

一键式薪酬系统(STP)。STP系统是雇主向ATO报告支付给雇员工资的一种简便报告系统。该系统包括雇员的工资、薪金、津贴、工资扣除金额、扣缴个人所得税和养老金等信息。该系统计划从今年7月1日起首先应用于大企业。2019年以后,推广到其他所有雇主。STP系统将提升SuperStream的数字化程度,并将产生一系列效用。

数字化进程中的经验教训

奥尔森指出,ATO在数字化进程中并非一帆风顺,其主要的经验教训有十条:

第一,以客户为中心并且重点关注可以带给他们的收益。对于客户而言,税务数字化需要有真正的价值和服务方面的改进,才能吸引和说服他们做出转变。任何对遵从结果的过度关注都有使数字化实践脱离目标的风险。

第二,税务数字化和其他重大变化一样,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,也不是每个人都能轻易地完成转变。向数字化服务转变需要耐心、敬意和积极的帮助,在人们做出转变前还应维持原有平台和服务。

第三,推进税务数字化不要太过仓促或引起人们恐慌,也不要过于超前。人们的理解和接受是成功转变的关键。

第四,在税收征管上不需要追求尖端科技,保持现代化技术就足够了。充分运用经过验证和可靠的技术,而不是冒着挫败的风险使用所谓的高科技。

第五,主动聆听、交流利益相关方诉求,对正在做、没有做、为何做的事情保持公开透明。在我们的税务数字化进程中,软件和数字服务提供商是十分重要的合作伙伴。

第六,数字化进程改变了税务人员的工作方式,也改变了大家在工作中所需要掌握的技能。税务部门需要加大培训力度,帮助税务人员掌握所需要的工具、技能和文化。

第七,为了使新技术的效益最大化,应利用新技术重新设计业务流程,仅仅将现有流程数字化是不够的。

第八,数字化系统中构建正确的基本功能模块很重要,如数字识别、授权和安全保障。现在的数字化生态系统与税务部门过去所习惯的完全不同,必须用新方法来解决老问题。

第九,将先进的数字前端连接在老式的IT基础架构上是个坏主意。应投资并关注IT后台和架构,以确保纳税服务有坚实的基础和稳定性。

第十,在税务数字化进程中,实时了解效果、衡量进展和效益对每个参与者来说都很重要。让人们意识到税务数字化的效果是值得的,最好用相关的确切数字来佐证。

(来源于《中国税务报》2018年6月12日B1版)